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太子妃她每天都在突破自我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第一百七十五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七十五章

熙宝看着一地的葡萄心疼啊:“你知道种一颗葡萄树要多久才能摘葡萄吃吗?”

“多久啊?”小同窗们小小声问道。

可能是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不敢大声说话。

“整整半年!”熙宝数着手指,又笃定又气急。

“嗯!嗯?”

鹿凝正听着自家儿子给小同窗们将大道理呢,闻言眨了眨眼——葡萄半年就能收成了吗?

她看向鹿真。

鹿真耸耸肩,手一摊——他知道就有鬼了,前世今时都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没有种过葡萄,没有种过地。

这小外甥真的是越看越有趣了啊!

小小的人儿,哪来这么多奇奇怪怪的知识?

一众的下人也听懵了,要是这些话是从大人口中说出来的一点也不稀奇,关键这是一个孩子说的呀,而且还是比他们公子还要小的孩子!

这就是传说中的早慧?

这就是传说中的神童?

只听见熙宝继续说道:“我们刚搬来这里的时候,这棵葡萄本来要枯死了,是我每天给它浇水,给它施肥,还给他抓虫,它才慢慢好了起来,还结了果,本来还能吃好久的……”

哼(ノ=Д=)ノ┻━┻

熙宝在心里不高兴地哼了一声以表不满,蹲下身子,挎着篮子捡地上的葡萄。

“你种的呀!”程小胖本跟着熙宝一起捡葡萄的,闻言眼睛一亮,惊喜地问道:“那我回家也种一棵,等结果了我也请你去摘!就当是因为今日的浪费而赔罪,你看怎么样?”

“我也要种!”

“还有我!”

小同窗们没有一个get到熙宝是点,你语言我一语地叽叽喳喳,最后还请熙宝也去他们家帮忙种!

由此可见,熙宝小朋友在学校还是很受欢迎的。

熙宝慢慢也被带偏了,居然也答应了:“种的时候告诉我!”

然后和程小胖一起拎着大半筐半熟不熟的葡萄围着葡萄藤根的位置挖了一圈洞,还很小心没有伤到藤根,然后将葡萄倒了下去,铺平,回土,最后还站在上面踩了几脚。

其他人也有样学样,程小胖踩得最凶,全是他那胖胖的小脚丫子鞋印。

鹿凝:“......”

黛玉葬花是多愁善感,你们葬葡萄是为的啥子?

但也没再管他们,让他们自己玩去。

但转身的那一刻还是没忍住往孩子们的方向看了一眼,却牙疼地闭了闭眼——

啊!

好多孩子!

想到这个鹿凝的脑袋就嗡嗡的,其他家的孩子可不是她家熙宝这个乖巧,那些可都是家里供着在祖宗,而且年纪小,调皮捣蛋肯定的。

玩个葡萄一地葡萄,要是玩点其他的......

她都不敢想象今晚过后,她的小医院会变成什么样,会塌吧?!

关于生日会,鹿凝的经验还真不多,这些一般都是妈妈安排的,现在她也将此重任甩给了她哥。

鹿真:“......”

说得他好像很有经验似的......

不过,也不算完全没有经验,毕竟鹿凝十八岁成人礼的生日会他也参与了,一个孩子的生日需要多隆重,玩玩没有玩过的游戏就算是很新鲜了!

这也是鹿凝和鹿真现代带来的习惯,生日patay在夜幕降临的时辰才算真是开始,院子里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灯笼,气氛什么都还真像那么回事。

“孩子们,过来了。”

鹿凝对着玩得正疯的熙宝等人招手。

春晓和两位丫鬟将准备好的蛋糕都端了上来,是个四层裱花蛋糕——本来是两层蛋糕,这还因为考虑着鹿老夫人在,分量足,也不会太浪费,但现在她老人家走是走了,却多了二十孩子。

没有多少孩子是不喜欢吃甜食的,以至于两层蛋糕怎么看怎么寒碜。

春晓竭尽全力才将四层蛋糕做了出来,因为时间确实不够,烤一炉蛋糕胚是需要很长时间的,况且还没有模型——四层蛋糕没有做过,最下面那两层是靠春晓的经验改出来的。

“哇——”

“哇哇——”

“陆熙,你家这个蛋糕好大好高啊!”

“等我生辰我也要让我娘去蛋糕店定一个!”

四层裱花蛋糕一出,孩子们都被惊艳到了——外面卖的蛋糕最多也就三层,还是需要提前预定才行。

“这可不是定的,这是我晓姨做的!”熙宝看着春晓自豪地说道:“肯定比你们在外面买的要好吃得多,等我许了愿我们来切蛋糕!”

“许愿?为什么要许愿?”程小胖问道。

“你们家过生日不许愿的吗?”熙宝也不了解别人家家里过生日的流程:“过生辰许愿很灵验的!”

程小胖等人眨眨眼——没试过,不知道。

刚好,春晓将生日蜡烛取过来——这些蜡烛是鹿凝上次生日的时候制作出来用剩下的,是那种长长的细细的彩色蜡烛,熙宝抽出来四根不同颜色的出来:“将蜡烛插在蛋糕上,对着蜡烛许愿就可以了。”

“能给我几根吗?”程小胖问道。

这东西,他没见过,但看着就很好玩的样子。

“可以啊!喏,送你,等你过生辰的时候就可以用了!”

“还要两根,我快要六岁了。”

熙宝便再给了他两根。

“我快七岁了,下个月就要过生辰了!”

“我八岁!”

“我五岁!”

画风突变,变成了分蜡烛的搞笑画面。

这么多孩子,蜡烛肯定是不够分的,以至于除了程小胖拿了五根之外,其他的只有一根,还是春晓去找了库存才够数的。

“好了,我要点蜡烛许愿了!”熙宝说着对鹿真伸出了手:“抱抱——”

他不够高,他够不着。

鹿真从后面将熙宝抱了起来,让他将蜡烛插在蛋糕上,谁知——熙宝伸直了手还是差一点点!

“再高一点。”熙宝举着小手。

鹿真:“......”

这桌子为什么要这么高,这蛋糕为什么要这么高?

他的小厮竹青真的很想将小公子抱过来,他太知道自家公子对身高的在意了。

但他又不能这么做,要是让公子知道了他的意图,指定让他去刷马桶。

春晓和两个丫鬟赶紧低下了头,开始反省自己。

春晓:不应该将蛋糕做这么高。

两位丫鬟:在春晓要将蛋糕做这么高的时候就该极力阻止她!

也不知道三公子会不会怪罪.....

“嘿嘿——”鹿凝没忍住笑了一声赶紧捂住了嘴巴,但眼里的笑意却怎么也藏不住——

她哥现在确实是太矮了点。

鹿真瞪了她一眼,只能将熙宝抱高了一点,还踮起了脚:“好了吗?”

这孩子,还挺重!

“好了。”熙宝将四支蜡烛插成了一个正方形,鹿真后脚跟着地,托着熙宝的小屁屁抱着。

哎呀,手酸。

竹青见状赶紧用火折子将蜡烛点燃:“小公子,请许愿。”

跟着公子,他可见识匪浅。

春晓见状便将拿出来的火柴有重新放进了盒子里。

“许愿前要先唱生日歌的!”熙宝对竹青说道。

嗯?

生日歌?

是什么东西?

竹青......他不知道啊!

但下一秒便听到他家公子唱着奇怪音调的歌曲:“祝你生日快乐......”

然后三姑娘打着拍子:“祝你生日快乐......”

在然后是三姑娘的丫鬟:“祝你生日快乐.......”

合:“祝你生日快乐!”

鹿真和鹿凝:“祝熙宝生日快乐!”

竹青:“.......”

他还是见识短浅,需要努力。

“生日快乐!”

由程小胖带头的弟子军也纷纷跟风,还用着千奇百怪的音调唱着鹿凝他们唱过的生日歌,场面既混乱又温馨,简直了。

“谢谢!”熙宝摇着双手道谢。

“许愿吧。”鹿凝摸了摸他的小后脑勺。

“嗯。”

对着蜡烛,对着夜空,两只小胖手交叉握在胸前,闭上了眼睛,神情虔诚。

“这就是许愿啊?”程小胖仰头看了看熙宝,也闭上了眼睛,那更胖胖的小手交叉在胸前。

于是,里外围了两圈的小同窗们,一个个开始跟着许愿......

鹿凝看着这群孩子不自觉地笑了,小时候真好啊,真单纯。

“陆熙,你许的什么愿啊?”程小胖许完愿便盯着熙宝看,见他睁开了眼睛赶紧问道:“我希望明天开始,先生布置的课业少一些,你呢?”

“嘘!”熙宝普及道:“许的愿说出来可就不灵了!”

“啊?”程小胖懵了:“我说出来了!我的愿不灵了!怎么办?哇——”

哭得不能自已。

“没事没事,别哭别哭!”其他的小同窗象征性安慰了一下,然后捂住自己的嘴,一脸庆幸:“还好我没有说出来!”

“唉,要是程修也没有说出来就好了,我也希望先生少布置些作业!”一个小同窗惋惜道,有些低落,他最不喜欢课业了!可不做又不行,别看祖母爹娘很宠他,要是不写课业肯定挨打!

旁边的小同窗见他如此,神神秘秘地安慰道:“没事没事,他说了没关系,我也许了!”

“真的?”小同窗眼睛一亮。

“嗯嗯。”另一位小同窗小鸡啄米点头,然后叮嘱道:“嘘嘘——别说出来!”

“嗯嗯!我不说!”说完还很严肃地捂上了嘴巴。

鹿凝和鹿真相视一笑,特别是鹿凝,今天看着这些孩子们,虽然是有些头疼,但总体来说还是很高兴的,心情很久没有这么放松了。

“吃蛋糕咯!”鹿凝对孩子们说道。

“好!哇——”

也不知道在高兴了什么,但人多就是容易起哄。

其实生日吃蛋糕只是一个形式而已,鹿凝也没敢让孩子们吃太多,在他们吃了一块之后便领着他们做游戏了。国民小游戏——丢手绢。

分成两个阵营,十个小朋友一个圈。

鹿凝给他们讲了一下游戏规则,便和鹿真站在一旁看他们玩。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古代游戏真的太少的缘故,一群男孩子居然玩个丢手绢玩得哈哈大笑,高兴得不行,一个个小脸都红扑扑的。

唯一让鹿凝觉得是个瑕疵的就是那些为了伺候主子而小心翼翼的随从们了。

看到自家主子跑起来了,看到自家主子快要被追上了,看到自家主子被抓到了等等,都揪着心。

一开始的时候居然还陪跑,追人的帮着追人,躲避的陪着躲避!

这些有钱人养孩子都是这样养的吗?

鹿凝实在看不下去了才让他们站在一旁不许干涉了!

随从们也不是没有意见,毕竟自家小主子有个磕着碰着可都得算在他们的头上的,但鹿凝发话了,他们也不敢不听,准确来说就是害怕鹿凝身边的鹿真。

鹿小世子,在扬州城有点脸面的人都知道这么一个人,无他,太招摇了。

虽然到现在都还没有打探出来他和这陆大夫是什么关系,但看他和陆大夫和陆小公子之间的相处,看着就关系匪浅哪!

鹿凝看了看沙漏,现在大概是八点的样子,便想着让这些小孩子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却听到大树底下传来了稚嫩的惊讶声:“哎呀!这是什么呀?”

鹿凝寻声望去,只看见大树底下堆着一堆树枝,可能是被晒了一天了,有些打蔫,熙宝的一个小同窗不想玩游戏了,跑到那边溜达,好像发现了什么,正蹲下小身子扒拉呢!

哎哟!

鹿凝走了过去。

这些孩子可是宝贝蛋,就算是伤了手家里人都得心疼好几天。

她伸手将他拉起来,拍了拍他沾了尘土的小手,拉远了一些,然后问问道:“怎么了?发现什么了呀?”

“这下面好像盖着人哦!”小同窗说道:“衣服都露出来了。”

鹿凝定睛一看,还真看到了黑色的衣角,只是现在点的是蜡烛,并不是电灯,看得不是很真切。

她走近一看,还真像是盖着人!

刚要伸手去将树枝丢开,被鹿真拉住了手腕,她抬头,便看到鹿真对她微乎其微地摇了摇头。

鹿凝:“......”

大哥,你干了啥?

这里面......

鹿凝看了看这棵茂密的大树,一激灵,莫非这......

鹿凝眼睛都睁大了,鹿真给了一个肯定的信号。

omg!!

鹿凝扶额,你这干的都是什么事啊!

鹿真对小朋友说道:“这下面是旧衣服,明天要和这些树枝一起丢掉的,你这样乱扯乱拽的,伤到手可怎么办呢?会流血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