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被迫修仙的我只想嫁人 > 第六百四十三章

第六百四十三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丁医师正好打开医室间的门,对上怒气冲冲的水淼淼,习以为常的摸了摸嘴上两撇小胡子,这动静要是不凄惨点,怎么好加价呢。”

“你几个意思,这是治疗烫伤烧伤应该有的动静吗!”

“这是医堂,我是医师。”丁医师还很是镇定的道,“何况伤的不轻,上药就这动静,她自己忍不了。”

“上的都是什么药?”

“好药,看情况那一袋子灵石应该是不够了。”

水淼淼冷笑一声,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就架在了丁医师的脖子之上,水淼淼压低语气道,“所以,你,是想感受一下被灵石活埋的滋味吗?”

“你你你,你想干什么。”丁医师开始感到恐惧,这人看起来不是那么好诓的冤大头,“这,这可是医堂。”

“这不正好,检验一下你们医堂的手艺啊,比如说,颈项分离后的缝合技术如何。”

回过神的九重仇,急忙上前劝架,“三水?”

水淼淼白了眼九重仇,知道他这话的潜台词,朱唇轻启道,“怎,坐忘峰三水就不能扞卫自己的权利了吗!”

“先把刀收起来,你要把医堂护卫吸引过来吗?”

水淼淼打开九重仇的手,“一边休息去,手上都是药,蹭我一身。”

丁医师虽生惧意,但并无后悔之意,听九重仇提到了护卫,顿时兴奋了起来,张嘴就要喊。

“我且从不仗势欺人,但你看,这是他逼我的!”抬起一脚,毫不留情的踹上了丁医师的腹部,踹到墙里。

看着在地上缩成一团的丁医师,水淼淼呼出一口浊气,淡然的收起匕首。

动静太大,引来了值班的护卫。

医堂向来最是清闲,毕竟来医堂之人都是身体有恙,谁愿意掰扯来掰扯去,被坑也就只能憋着,暗自下决心,下次少受伤。

晚间医堂人少,几人一扫而过,领头之人见水淼淼模样乖巧,便径直看向九重仇厉声质问道,“为何闹事?”

九重仇无辜的瞪大眼睛,为何看自己,他像惹是生非之人吗!

谁叫你日夜总木着一张脸的,水淼淼轻笑一声,将茫然的九重仇扒到一边,不紧不慢的道,“无人闹事。”

“金金护卫。”丁医师在地上艰难蠕动着,像要告状,水淼淼后退一步,不小心踩到了丁医师伸出来要指自己的手指。

这叫声,可比不上刚才给予萱儿痛苦的十分之一。

水淼淼摇摇头,自己要是在重点就好了,还是太轻啊。

九重仇回头看着,水淼淼移开足,那手指已经变形软绵到不忍直视。

“金护卫?”水淼淼望向领头之人,仔细观着,体型健壮人高马大的,不过面相倒是和善。

今晚总算是有一个看起来顺眼的人了。

领头之人将水淼淼的小动作尽收眼里,皱起眉,但见水淼淼礼貌行礼,也就规矩的报上姓名,“金虎。”

“坐忘峰三水。”

“不知三水因何闹事?”

“金护卫怕是听错了。”水淼淼微笑的道,“真的无人闹事,你可以问问大家。”

大家?哪来的大家,金虎看着水淼淼身旁的九重仇,感觉不太精明的模样,毕竟九重仇还沉浸在水淼淼这一言不合就拔刀踹人,还睁眼说瞎话的剧情之中。

“范升荣。”金虎喊道。

在水淼淼亮出匕首的那一刻,范升荣,也就是柜台前的那人,已经钻到柜台下面了。

他就一无辜打杂的,走了点后门在医堂寻了工作,赚点宗门贡献。

别指望他胆子多大,毕竟这只是个小职务,修为高的人看不上,修为低的人没资格做。

“金,金护卫。”范升荣探出头,谄谀的道,“您怎么来了。”

“今夜我值班。”金虎不耐烦寒暄,直接问道,“有人闹事为何不报?”

“闹,闹事?”

范升荣站直,眼神瞄向水淼淼。

水淼淼靠在墙上,敲着那面砸出坑的墙,似自言自语的道,“听这动静,好像都被虫蛀空了。”

“对,蛀空了。”水淼淼刚才那压迫感十足的眼神,范升荣记忆犹新,随即接过话来,还自动补全了剧情,“墙老化了,丁医师自己摔进去的,这位女仙只是想扶他起来,然后手滑了,没扶稳。”

金虎望着范升荣,一脸你在逗我的神情。

水淼淼笑了笑,丢出一袋子灵石,“怎么说,还是算我的错,若不是这大晚上请丁医师出诊的话,丁医师也就不会这样了,医药费还有墙体修补费,不知够不够啊?”

“够够够!”范升荣迫不及待的点着头。

水淼淼看向地上的丁医师,每当他想说话时,水淼淼就抬抬脚,丁医师立刻就闭上了嘴。

“看样子丁医师伤的不轻,话都说不了,不知这医堂到底还有没有人能给我朋友疗伤的!”

“有有有。”范升荣立刻去转身去喊人了,他本来也不是想喊丁医师的,但这丁医师鼻子跟能闻到灵石似的,寻着味就出来了。

金虎看起来并不想结案,因为他清楚看见水淼淼踩上丁医师的手指,还着重捋了两下。

身后之人上前一步小声道,“这丁兴发风评本来也不好,还治疗中途加价,我一个兄弟···这次是惹到人了,受点教训也好。”

金虎叹了口气,“可这是医堂。”

“所以禁止喧哗。”范升荣在前引路,一个留着胡子但步伐健硕的老人走了出来,严肃的道,“要闹都去外面闹去,这里还有患者。”

“谢执事。”金虎急忙行礼。

按理他们这些护卫是应该守在各处的,一有人闹事立刻缉拿的,但谢锐谢执事,嫌弃他们血气冲撞,不准他们待在医堂里。

才出现了这种找不到苦主的事。

谢执事望了眼地上的丁兴发,“今夜是丁医师值班吗?”

范升荣摇着头。

“那便不是工伤了。”

看样子谢锐也是不太喜欢丁兴发的,扫了眼众人随后道,“患者留下,其余人都给我滚出去。”

水淼淼愣了一下,恭敬的行着礼,“谢执事,患者是我朋友在这里面,她被火烧伤了”

“我会看。”

水淼淼被噎了一下,随即准备掏灵石,只听谢锐道,“账单会在治疗结束后一起合算,还有墙体修缮的费用,你?”

“坐忘峰三水。”水淼淼随即自报家门。

“坐忘峰?”谢锐想了一下道,“那正好,范升荣,你将坐忘峰那么多年在医堂这记的欠条合算一下,今日就一并清了。”

“哈?”

水淼淼站在医堂大门外,看着合上的大门,一头雾水,怎就一并清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