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给阮先生的满分恋爱 > 第112章 两天两夜(3)

第112章 两天两夜(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姜茶眸光渐冷,没有温度地看着阮宸,“要是不愿,离得远远的更好,如今过来找我又做什么?”

阮宸敛眸,默不作声。

想过来看看以后照顾他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能不能彻底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五分钟后,阮宸和姜茶一前一后的从会议室出来。

姜茶将手里的文件递给秦宋。

秦宋接过,翻来看看,“这是?”

姜茶看着阮宸乘坐的电梯门合上,脸上有些许愠意,“他用一个荣光把儿子卖了。”

“……”秦宋对他的作为不做评价。

倒是难得见到boss情绪波动的这么明显。

姜茶转身往待客室走,一边烦躁地扯开脖颈处的衬衣扣子,脸上的表情不怎么好看,“有眼无珠!”

看不清什么才是宝贝!

秦宋:……

估计是气狠了,秦宋还听她骂了一声,“傻逼!”

秦宋忍住笑。

这样的boss真是有生之年难得一见。

又开始恢复正常拍摄,柳润的举动束手束脚了许多,都不敢来她身边了。

姜茶不是很喜欢他不专业的样子,皱着眉回头,“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柳润勉强的笑了笑,“是。”

和一个大老板待在一块儿,心脏真心受不住。

下午三点二十,姜茶抵达机场。

已经能看到周围全是人,大多数是年轻女孩,正兴奋说着什么,一边往里走。

姜茶想了想,拉开车门。

柳润连忙叫住人,等她看过来,下意识的放轻了声音,“您要下车吗?”

“嗯。”姜茶想去接他,拿出口罩和鸭舌帽,一件一件带上,说:“不用担心,有保镖保护。”

“欻——”

身边的门被人从外面拉开。

柳润看着门外两个黑衣保镖,默默地咽下了嘴里的话,跟着姜茶下去了。

机场内人虽多,但粉丝们翘首以盼的少年吸引了大部分的注意力,姜茶去了一个安静一点的地方,目前还没人发现她们。

直到几分钟后,人挤人,将几个姑娘挤到了她身边。

“小心。”看小姑娘往摔了过来,姜茶皱眉,用手里的手机抵住她的肩膀。

“谢谢。”小姑娘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回头道谢。

对上姜茶的眼,她有些移不开了。

两人对视数秒,姜茶眼见小姑娘的表情从疑惑到震惊,再从震惊到狂喜。

“……”她认出了这小姑娘,是她唯一签过名的粉丝。

小姑娘瞪着眼睛,不敢相信。

这是是是是……

“姜茶!!!”林悠终于将人认出来,眼睛噌一下迸发出光,激动大喊。

喊出声后,她才想起现在的情况,连忙捂住嘴,但已经晚了

身边的几个女孩都听到了,好巧不巧是姜茶的粉丝。

“啊啊啊姜姜姜茶!”

“小声点。”一个机灵的小姑娘眼疾手快地捂住同伴的嘴,最终没将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

最后,姜茶看着围在身边的一群小姑娘,头疼的把口罩摘下,伸出手,“拿来吧,签好赶快走。”

林悠:“好好好!”

其他粉丝:“好好好!”

机场亮着大灯,在女生脸上照出一抹鸭舌帽的阴影,灰暗的影儿,衬的那一小截下巴白的不像话。

只露出的小半张脸,唇红齿白,能窥见几分绝色。

林悠咽了咽口水,慢慢蹲下来,从低向高能看清她高挺笔直的鼻梁和半阖着的凤眸,睫毛又长又浓的垂着,挡住了半个漆黑的瞳仁,透着三两分幽暗的神秘感,好看的一帧都像一幅画。

姜茶签了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将手里的本子递过去,同时掀开眼皮,从鸭舌帽下看向林悠。

就见她正看着自己流口水。

“……”

签好名,姜茶赶她们,“赶快走吧。”一会儿把人引过来了。

林悠恋恋不舍,走了两步,“好~”又回过头问:“你是来等漉……漉的不?”

本来准备叫漉宝的,临时改了口。

林悠也是阮漉的粉丝,不过姜茶是真爱,阮漉是因为她看了cp向的视频成了他的墙头。

姜茶坦然点头,“嗯。”

林悠没忍住勾起姨母笑,握着拳头给她加油,“那你加油!”

姜茶眉尖一挑,“加油什么?”

不管是加油抱得美人归,还是加油赶紧公开,反正加油就对了。

林悠还没回答,一声兴奋的大喊把她吓到了。

“啊啊啊啊!!是姜茶啊!”

不远处一个女孩兴奋地指着姜茶。

这女孩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声音细音量大,左右百米的人估计都听到了。

果不其然,几秒后,机场大乱。

“姜茶!”

好多人冲着姜茶围了过来,眼睛都是亮的。

柳润慌了神色,“怎么办?”

姜茶往后退,身前挡着两个保镖,她发了信息给秦宋,一分钟后,机场的保安过来疏通人。

一场忙活后,姜茶在长椅上坐下,衣领有些乱了,露出一半白皙的锁骨,她扯了扯衣服,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

周围围了一圈保安,面前是一群赶不走的粉丝。

没办法,只能签名。

姜茶压了压头顶的鸭舌帽,嗓音似怒非怒,又有几分淡定,“排队。”

还好这群人也乖。

大部分人都乖巧的排队,但还是没有秩序,都忍不住地脱离队伍,探头去看姜茶的脸。

姜茶左边坐着柳润,右边坐着林悠。

林悠被吓得心脏还是怦怦乱跳,没忍住,语重心长地嘱咐自家偶像,“以后出门得多带点保镖,两个不够的,还好这次机场的安保来的快……”

姜茶哪儿知道这么多。

记得上一次出门还没几个人认识她。

柳润像是发现了她的茫然,把手机递过去给她看,屏幕上是她的微博主页,粉丝数破了2000万。

姜茶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收回视线,继续签名。

上次她看微博粉丝还是1000万多一点,那些粉丝还都是因为热搜关注她的,不算粉丝。

粉丝涨得这么快,是因为忘途。

签名签了一半,不远处又有人闹了起来,这场接机真是一波三折。

林悠去看了一眼,回来时皱着眉,“没看清,但好像有人打架,我还听见了有小孩哭声,哭的挺惨的,也不知道怎么了。”

姜茶笔尖顿了一下,吩咐身边的保镖,“你去处理一下。”

保镖:“是。”

保镖前脚刚走,姜茶想了想,签了个名之后就不签了,站起来跟着过去。

走的越近,吵闹声越大,小孩的哭声也越大。

保镖在前面开路,姜茶走的畅通无阻,轻易看清前面发生了什么。

前面比这片还乱,到处都是接机的人。

不少人听说姜茶在这儿,又从外头来机场赶,一窝蜂的人都堵在这儿了。

人挤人,普通路人都走的举步艰难。

旁边还有群众在议论,将这三言两语凑起来,拼出了一个大概。

说是一个妇女撞了人,把人家手机撞坏了,那人正拉着妇女不让她走,让她赔钱。

林悠不忍地看着人群中正哭的女人,凑在姜茶耳边说:“刚刚听说那个阿姨抱着小孩急着去看病,那个男人让阿姨赔手机钱,阿姨没钱赔,就僵持住了。”

这时身旁一个老太太插话,“不是你说的那样,那兔崽子的手机是自己掉的,讹钱呢。”

林悠愣了愣,问:“那你为什么不上去说呢?”

老太太觉得她说的好笑,“看到的人不多,上去说能有什么用?还惹得一身麻烦。”

林悠:……

现在的人都冷漠的很。

姜茶左右看看,机场安设了几个大屏幕,上面正放着广告,她微微偏头,吩咐保镖,“你去监控室一趟,让人把那段监控调到大屏幕上。”

保镖听吩咐去了监控室,一旁林悠崇拜地看着姜茶。

不愧是她的偶像!

只是监控一时半会儿调不出来,姜茶可以等,但那边的女人已经等不了了。

女人看着长相也还年轻着,30左右,就是一身虽然干净但很破旧的衣服有些过时,把人衬老了,她怀里抱着个小孩儿,很小,就一小团在被她抱在怀里,也不吭声,估计是哭累了。

姜茶看不出那小孩有多大,但记得她弟弟刚出生时,也就这般大小。

女人泪流满面,牢牢地抱着怀里的小孩,求那个被她撞了的男人,“你让我走吧!等回来我凑钱给你。”

“不行!现在给钱!”男人一身廉价的西装,撑不起那个严谨的气质,尤其脸上的表情凶横,眼神中是快溢出来的厌恶和不耐烦,看上去不三不四,“谁知道你跑了还会不会回来,像你这种穷酸货,就爱干点赖皮事儿,快还钱,我这手机8000多呢,刚买的新手机就这么被你撞坏了。”他啐了一口唾沫,“真特娘的倒霉!”

“我真没钱!”女人跟他僵持了好一会儿了,状态濒临崩溃,她隔几秒就看看怀里的小孩,哭的眼泪鼻涕直流,腿脚发软,膝盖一弯就要给这男人跪下,“你就让我走吧,我小孩发着烧呢!我得带他看病,你让我走吧!”

看她要跪,男人一把扯住她肩膀的衣服,不让她腿弯下去了,手指的人,“你干嘛呀?!不是,大姐,我叫你一声姐,你撞了我的手机,怎么弄得跟受害人一样?谁过的容易啊?你没钱就给亲戚打电话借!只要把钱给我赔了,我现在立马走人,你想抱着你家孩儿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妇人没办法了,也不跪了,就抱着小孩儿站那哭。

男人满眼的不耐烦,不知道是不是拖的时间太长了,身上渐渐生了戾气,看起来像不法分子,更不好惹了。

那小孩儿又开始哭,“哇哇~”一大声,听着让人心酸,男人只觉得烦,扯着女人的衣服揪了一把,“别让他哭了!你赶紧赔钱,我现在就走!”

妇人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丧着眼神,默不作声地给小孩儿擦泪。

姜茶看着这幕,眼底深处划过一缕暗色,转身走了。

“哎,你去哪儿啊?”柳润在后面追上去。

前后隔了几秒,几个保安来到人群中,把闹事的人带走了,带到了安保队长的办公室。

安保队长双手背后,目光如炬,很是威严,“公共场合闹什么闹?!有事就在这儿解决吧。”

说完,就看到门外远处正走过来的人。

姜茶一身寒凉意,走近办公室时,恰巧里面的男人正指着妇人怀里的小孩儿嘲讽出声,“你赶快赔钱吧,早些给你家孩儿治病……你家孩子倒霉,跟了你这个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拖累死了……”

一句话,每个字都在触碰姜茶的雷区。

柳润一贯会察言观色,顿时察觉姜茶的不对了,“姜茶……”

姜茶迈着大长腿进了安保队长的办公室,裹挟着一身煞气,连带着四方空间的气压低的可怕,寒意侵骨似的。

“姜总……”安保队长谨慎地打招呼,微弯腰,只见人目不斜视从身前闪过,带起一片冷意。

“啊!”

都愣了下,没反应过来这个男人是怎么躺到地上的。

西装男捂着肚子,面露痛色,还没缓回神儿,头皮就是一阵疼,像被人撕了头皮。

“嘶,疼疼疼疼……”

姜茶充耳不闻,抓着人的头发往一旁的墙上撞,“咚”的一声,用了十成力。

西装男顿时面露惨色。

“来,”身边一道阴气森森的声音,像厉鬼,姜茶眼底像落了冬夜的雪霜,泛着寒气儿,神色平静极了,却给人一种她生了滔天怒火的感觉,十分诡异,“把你刚刚说的话重复一遍。”

西装男被磕懵了,哪儿还记得刚刚说的什么话,只觉得头疼的厉害,大惊失色,“你谁呀你?!放开我!”偏偏非得作死再加一句,“你是不是那个女人找的帮手!?不愿意赔钱就找人来欺负我一个普通老百姓是吧?!我要去警局告你!……”

姜茶没用心听他说的什么,只知道耳边的声音聒噪的很,让她心里的暴戾成倍成倍的增,她拽着他的头发,又一下下往墙上磕。

直到见了红,雪白色墙壁上染了大片鲜艳的颜色。

安保队长才想起拦人,而一旁的柳润和跟拍摄影都吓傻了,呆呆的站在原地。

“姜总!停手吧姜总,再打就要出事了!”

不知是不是泄了火,姜茶动作停了,手一松,西装男身体软的像面条一样瘫在地上,半边脸上都是血,看起来已经进气多出气少了。

姜茶甩了甩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丝帕,慢条斯理的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擦,皮肤嫩,手都擦红了。

工作室内安静得针落可闻,安保队长偷偷地叫了救护车,收了电话后,没人再敢出声。

直到先前被安保队长关上的办公室门被敲响。

“姜茶,你出来。”是阮漉声音,语调不急不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