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从剑雨开始 > 第三百四十七章 法会

第三百四十七章 法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人恐惧到了极点,一个个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楚默合上书籍,望着下首几欲要跪伏在地的三人,淡淡道:“一上生死簿,生死不由人,现在你们没有选择。”

生死簿,本就是楚默在演化地府,于神魂之中凝练出来的神物。

只要世间生灵,修为没有超过他的人,就自动在生死簿上映出过往经历。

然后由楚默诵出真名,那人便被打上地府印记。

以后他要杀人,只为一念之间,就能勾去他人所有寿命。

“你要我们做什么?”

水判强压下心中的悸动,惊惧开口道。

“今日过后,我为酆都大帝,为新的地府之主,你们需得效忠于我。”

“地府,酆都大帝!”

三人咀嚼这几个字,心头骇然。

以他们的身份,根本就没有去过传说中的地府。

但地府二字,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你想要代替地府,掌管西山城一众生灵生死轮回?”

城隍三人心灵都在颤抖。

地府深不可测,即使强如佛门,亿万年来,也仅有一位地藏王菩萨插入地府。

“这就不是你需要关心的了?”

楚默手握生死簿,看着城隍,淡淡开口道:“你本为一普通人,因有些许功德,这才在死后封神,现在你的寿命全在我这里,生死也仅在一念之间。”

“若你们忠心为我做事,本座大笔一挥,就能为你添加百年阴寿。”

“什么?增加阴寿?”

三人看着楚默手中的生死簿,心颤不已。

对于楚默的来历他们已经不敢妄加猜测了,无论楚默手中古书是不是生死簿,其手段已经通天,最起码也是一尊仙人。

阳寿,阴寿本是上天注定,除却掌管生死轮回的地府,和一些天材地宝,还从未有人听说有人能大笔一挥,让人增加阴寿,阳寿。

嗡嗡嗡~

酒楼之上,气息猛然一变,城隍,水火判官等人灵魂自森罗大殿内回归神躯。

彼此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惧。

楚默坐在窗前,望着举行法会的广场,他不说话,剩下三人自然也不敢多言。

广场中央,是一座建造不久的高台,上面坐了不少人,都是西山城附近一些庙宇的和尚,如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古月禅师。

随着古月讲经说法,天上地下,乃至整个西山城都传出阵阵吟唱之声。

而那些西山城附近的和尚,则敲着木鱼,口中默念着经文。

古月禅师三千青丝披散下来,脑后佛轮显现,金光四射,映衬的整个人好似佛陀下凡一般。

身后一座巨大的佛影显现,百里之内清晰可见。

不少人见此,仿若见到真佛,神情愈发狂热,不停向古月禅师叩首,祈求保佑。

“可看出什么?”

楚默面色平静,望着高台,轻声开口道。

他身后城隍一脸不屑道:“不过是一些术法神通,佛门惯爱愚弄百姓,这不过是他们度化百姓的伎俩。”

楚默点点头,他儒释道同修,佛法造诣自然不浅。

在他看来,古月禅师讲的经文,浅薄至极。

随着其经文传唱,始终有一股法力流淌,悄无声息滋养着在场众人。

很多凡人都敏锐的感觉到以前所受的暗伤在缓缓修复,对古月禅师越发狂热。

佛门法会举行三天,西山城一众官员悉数到场。

而前来聆听佛法的众生也一日多过一日,对此楚默放之任之。

此时,他正坐在西山城隍庙里,当仁不让坐在属于城隍之位。

下首一众阴神恭敬立于两旁。

左边为首的是一个身穿黑袍,头戴黑帽,面目黝黑的青年,面貌与楚默有六七分相似。

右边是个身穿白袍,头戴白帽,面目白皙无色的青年,同样与楚默有几分相似。

他身后的正是城隍,此时他正小心翼翼打量着突然出现的两人。

黑白无常身为地府十大阴帅,他自然不陌生,虽然未曾见过,但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眼前之人会是地府的黑白无常。

对这两位突然出现的黑白无常,他虽然有些猜测,却也不敢想下去。

心中却暗暗叫苦,看来这位可是铁了心的想取地府而代之。

虽然心中惊惧,可已经上了贼船,他也无可奈何,毕竟自身生死都在楚默一念之间。

“我意一统西山城阴阳两界,西山城下阴司之事,你可愿意收复。”

西山城疆域万里,其下城池无数,每一城都有城隍。

但所有城隍都受西山城隍掌控,正如西山城隍受京都城隍掌控一般。

“下官愿意!”

城隍站了出来,苦着脸应承下来。

楚默点点头,身影逐渐黯淡下来,最后彻底消失不见。

城主府院落,楚默端坐院内石椅上,身后两个铁塔大汉一动不动,仿若一尊雕像。

阴司之事,在他看来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自然不值得他大动干戈,是以只派出一具化身前去处理。

“最近这位古月禅师在做什么?”

他对面,周永正襟危坐。

“古月禅师每日都在城内讲经说法,暂时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你认为,古月禅师此来所谓何事?”

周永心中一惊,一时间摸不准楚默的意思,小心翼翼回答道:“古月禅师此来,应当只是为了传道,并无其他意思。”

楚默端起桌上的杯酒,一饮而尽,状若无意道:“你说,我陈汤国十二城,西山城只是中下之城,这位古月禅师不去其他城池为何偏偏要来我西山城。”

周永心思念转,眉头深深皱起:“属下不知。”

“你是真不知,还不是装作不知。”

周永心中一寒,自那次楚默敲打他之后,他就觉得这位平日里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城主越发高深莫测起来。

“这,这,属下真的不知。”

楚默站了起来,神色始终如常,并没有在此事之上过于深究。

“起来吧!其余的事你暂且先放在一边,从现在开始我要你寸步不移的盯着古月禅师。”

“大人,古月禅师毕竟是佛门中人,我们如此是否有些不妥。”

“下去吧!”

周永还要说什么,就觉得脊背一寒,好似被什么恐怖的东西给盯上了,再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