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忆昔醉梦缘 > 第四百四十九章 多谢你们能来臧潭

第四百四十九章 多谢你们能来臧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她目视前方,看着那一抹浅白蓝衣服的男子的背影,便平静的说道:“因为我想坐在窗边,等你,就这么简单。”

虽然她并未明说什么,可是徐汝忆还是明白她话中的意思,随后她侧眸视线一移看向徐子芹,双眸微亮了些许,眸底又有一抹错愕划过。

“你让聂珩移动的桌椅?”这句问话是从她的口中不由得脱口而出的,想到聂珩以前的模样,再想到乖乖给徐子芹用法术搬椅子的模样,她就觉得真是……

妙极了!

徐子芹的黑眸中多了一丝的沉色,自家妹妹恐怕也不知自己此时的面色真是眉开眼笑到了极致,不过,说实在,她此时此刻确实都有点想大笑。

她面对着她那略显诧异的面色,浑身都散发出沉着文雅的气息,意味深长的说道:“算是吧。”

算是吧?徐汝忆在心中重复了她的这句话,见她的面色镇静自若,她倒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她眨了眨自己的眼眸,乍一看还有些俏皮的模样,她仿若是兴致勃勃的模样,也并未犹豫什么,便直接问道:“什么叫算是吧?”

徐汝忆只觉得她的眼前宛如飘着一个画面,聂珩面色冷峻地用着法术将桌椅放到窗边,而且口中还念念有词,我完全是看在你是客人的份上才如此按照你所说的做的,毕竟我只会听令于二殿下的。

随后,画面越来越模糊,像是无声的诉说着别给我想象了,才不是这样呢。

徐子芹的双眸余光轻瞥向极远的聂珩,无论他有多么的不想他告知徐汝忆,她都会告诉的,谁叫徐汝忆是她的妹妹呢。

她微微用白色的手帕捂着唇瓣,淡淡轻笑着,一双眼眸流转间便是美艳使人神色微滞,“该怎么说呢,一开始他是用法术移动的,而后又自己动手给搬回原处了……”

徐汝忆是不知晓聂珩有没有在听她们两人的谈话,但是她并未觉察到那一袭蓝衣的男子的身子一晃,随后便沉稳地继续走在最前面。

徐汝忆的嘴角的笑意愈发的浓了,那对笑涡更是犹如黑夜中的皓月,极为的耀眼,也越发的丰姿迷人。

她的杏眸也保持着笑意,目光落在徐子芹的面容上之时,精致的面容多了一丝的玩味。

她尽力地想收回自己嘴角的笑意,不过于事无补,她捂着自己的唇瓣,朝着徐子芹问道:“啥意思?他费这么大劲作甚?”

她们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都是眸角带笑的模样,两人更是轻轻摇了摇头,想将大笑的冲动抛出脑后。

“我也刚想说句你脑子没问题吧……”徐子芹朗声的说道,却发觉此话着实的不文雅,她便微微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也想问呢,他又亲自动手搬到窗边了。”

她最后的那句话略微一低,还略染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她捕捉到徐汝忆的面色上的疑惑,她的眼眸当下就耐人寻味了起来,完全没有办法控制。

徐子芹的黑睫微闪了下,温柔的目光静默地看着徐汝忆,她的神态又皆是认真严肃,她抿紧薄唇一下,又轻轻松开,她飞快眨动眼眸,“我就问他,你费那么大劲儿作甚?你猜他是怎么说的?”

这些问话成功勾起了徐汝忆心底深处的好奇心,徐汝忆看了徐子芹一眼,她便转眸移开了视线,似是在思考着聂珩到底会说些什么话。

那双漆黑的眸深不见底,却依稀间宛如带着一丝我当然知道的意味,她的嘴角带着浅笑,语气却甚为的平静,“怎么说的?该不会说什么是二殿下命令我这般做的,如若不然我是不会……”

她的话也并未继续说下去,就被徐子芹接下来的话吞掉了所有的声音,“他说他家二殿下希望在我们的面前,能亲自动手做的事情就亲自动手做,不许施法。”

这般细微的话,却使徐汝忆微微垂着眸,更是嘴角微挑,露出明媚如阳的笑容。

他让聂珩不必在她亲人的面前施法,只是因为他知晓徐子芹是凡人,理应便用他们凡界的方式。

绕是她有个心悦之人还是山魅。

明皓枫与聂珩敏锐的听到了两人的大笑声,“哈哈……”他们微楞了一下,却也都无奈摇头,他们能够听到此笑声并非是嘲笑之声,而是因为发自内心的欢悦才发出的笑声。

悦耳的笑声夹杂了一声轻咳之声,那人的眉眼在这一刻染上了一丝笑意,他凝眸看着她,薄唇轻轻勾了一下。

听见那声音,徐汝忆抬起眼帘看向发出声响之人的身上,他正站在门外,所以正好撞进那人的目光当中,他们两人彼此相看着,投出来的目光似蜜似酒,总之,就是醉人的很。

他清冷的眸底浮现出一抹沉稳而又透着一丝温和的笑意,低沉着嗓音,轻声说道:“二位姑娘在说些何事?那般欣怡啊?”

徐汝忆见徐子芹从自己的手中抽出了她的胳膊,她的目光明晃晃地跳跃着我不打扰你们的意味。

她见徐子芹如此举动,也只是摇头失笑,而后,她将目光看向叶醉尘,他的墨眸中闪烁着淡淡的光泽,足以使他的面容都变得蔼然可亲了一些。

这般的模样,想必,更容易让徐子芹安心地将她的妹妹托付给他,只要她这一关过了,想必她娘亲那一关也会轻松过了。

她的目光微微一动,面容带着浅浅的笑容走到他的面前,说道:“也没什么,就是觉得你人真好。”

他的话使叶醉尘眯起眼眸朝着面前之人看去,他冷不防对上像烈日一般灼热的视线,他心略微一跳,便知晓自己是入了被情所织起来的网中,一生也无法出来,也不愿出来。

他的眸中隐藏着丝丝的深情,他的内心中仿佛仅仅放着一个人,便再也放不下任何人。

她的面容带着顽皮的神色,那双黑亮的眸子,往他的面容上看去,便见他面色还算温和,他的薄唇轻动,低沉的话也随之响了起来,“明公子,子芹姑娘,多谢你们能来臧潭。”

他的话极为的真诚,明皓枫与徐子芹看向他的目光都带了一丝的柔和,他们都知晓叶醉尘请他们两人来的用意,便是为了徐汝忆。

可是这件事情,却着实急不得,正如她对徐汝忆所说的那些,有些事情终究不能全部拥有,想得到什么必然要失去了什么。

明皓枫站立在徐子芹的旁边,他刚要开口,并未料到徐子芹随即握住了他的胳膊,让他面带不解的看着她,不知她这是何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