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上神夫人是个疯批美人 > 第305章 同心咒

第305章 同心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个游戏罢了!

在他眼里,这世间生灵,不过是他掌心的玩物。

这个弱肉强食的世道,叶倾雨没有资格去指责天帝。

关于临尘求归元丹救暮影性命之事,叶倾雨是知道的,在苏宸辙的梦里,她见过那些事。

在怀宁城时,叶倾雨为了寻回暮影的记忆,曾探过苏宸辙的执念。

而那些事,就是他执念的一部分。

难怪叶倾雨觉得黎山听着耳熟,她在梦里,是听苏宸辙提起过的。

但因探的是过往,她偷听了一耳朵苏宸辙与别人的对话,并未放在心上。

叶倾雨不曾将这些事告知暮影,是因为她以为苏宸辙会说。

谁知道苏宸辙竟然也没有将这些事告诉暮影。

奇怪的是,暮影对于自己为何会出现在暮子河底,应该是好奇的,即便苏宸辙不说,她也会来问叶倾雨才对。

可是她并没有追问死后的事。

如今天帝提起旧事,她却依然不问。

暮影垂眸看着手中的青玉剑,没有人看得到她眼中所暗藏的情绪。

天帝笑道:“这把青玉剑,乃是临尘的佩剑,当初封存在我这里,本以为再不能见到青玉问世,没想到今日能有此机遇。”

黎山玉粉不是黑晶石的克星,却能唤醒青玉剑的剑灵。

有了剑灵的剑,是认主的。

青玉剑的主人,正是帝星临尘。

青玉剑能为暮影所用,即便是傻子,也多少能猜到这其中的原因。

暮影终于开口了,“他……求归元丹是为了救我……”

天帝道:“临尘来求归元丹时,仙元已有亏损,我还当他是要拿去滋养身子,没成想,竟是为你求的,只不过……为何你还是死了?”

这事叶倾雨知道,她看了眼暮影,“他在去求归元丹之前,为了救你,已经耗费了半生修为……”

千年前,怀宁城城东的砚石河岸,画中仙将李素素按在冰冷的河水中,等临尘赶到时,李素素已经死得透透的。

为了救她,临尘各种法子都用了,但起死回生这种逆天而为之事,即便是帝星,也是不能做到。

就像叶倾雨,虽得梦神赐肉身不腐,但唯有成神,她才能继续留在这个世间。

临尘耗费修为,却不能救活李素素,这才去求的归元丹。

当时天帝隐于祥云之外,叶倾雨于苏宸辙的梦里并没有看到天帝的相貌。

临尘渡仙修于暮影,已是违了天道,他怎敢带她去仙界。

他将暮影藏于被血洗后的皇宫,可是当他从仙界回来,暮影的尸体却不知所踪。

叶倾雨在那个梦里,看到帝星临尘在高阳国空荡荡的皇宫里,沿着幽深的宫道慢慢走着,走了不知多久,穿过重重宫门,他在寻找,寻找暮影,或者她的魂魄。

后来,他寻遍了晟州大陆每一处角落,却都找不到暮影。

谁也不知道,暮影沉在暮子河底。

如今她化作鬼灵,那归元丹便无甚用处了。

“原来如此,我就说凡人身死怎会化作鬼灵?”天帝恍然大悟,“原来你体内竟藏有仙家修为。”

暮影想起苏宸辙那副病恹恹的模样,心下微动。

——我去不了仙山了。

——别的鬼不可以,但是你可以。

原来是这样。

苏宸辙确实是病了,这病是因她而起。

如果说千年来他不服用归元丹修复仙元,是因为一直在找暮影,那如今暮影回来了,也救不活了,苏宸辙为何还留着归元丹?

叶倾雨奇怪道:“为何我探不到她体内的仙息?”

天帝摇头叹道:“何止是你,便是我也探不到,临尘做事向来思虑周全,想来他渡仙修于这位姑娘时,为防被人发现,与这位姑娘结了同心咒。”

同心咒?

这又是个什么玩意?

“被同心咒牵绊的两人,便如同被月老的红线绑定的夫妻,但却比夫妻更亲密,因为……他们能感应到彼此的心。”

敢情苏宸辙放着后宫佳丽不宠幸,也是因为暮影!

这可真是绝了啊。

叶倾雨看向暮影的眼神多少带了点八卦的色彩。

天帝又道:“千年前临尘是仙身下凡,这位姑娘虽死了,但身体里的仙息还是能被人探查到的,同心咒的用处就在,一旦有人探查她的仙息,临尘便能有所感应,从而敛去自己身上的仙息,如此,便也能隐去她的仙息。”

他那是奔着救活暮影去打算的,连她往后在人间的不便之处也都想到了。

“千年前捉拿画中仙之事是嵌在他心头的刺,从那之后,我可再没有见他吃过亏。”

从那之后,帝星所谋之事,皆思虑缜密,确保万无一失。

叶倾雨若有所思,“因为这一世帝星是投胎入凡,乃是凡人之身,所以暮影身上才探不出仙息?”

“正是如此。”

“那他可还能感应到暮影的心?”

“那肯定能。”

暮影握着青玉剑的手指微不可察地收紧。

叶倾雨突然想起一件事,“仙家有没有可能成为画中仙的傀儡?”

暮影亦抬头看向天帝,她眸中的忧虑一闪而逝。

天帝微微愣了愣,“这事……可不好说,毕竟那狗东西是从仙界出来的。”

狗东西,指的是画中仙江蓠。

画中仙于天帝来说,可不就是一条不听话的狗。

暮影又垂下了头,看着手里的青玉剑,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男两女站在山海藏大门口东拉西扯,灰蒙蒙的天空渐渐暗沉了下去。

包围着不活城的浓雾却慢慢变得稀薄。

天,终于快要黑了。

叶倾雨终于问了天帝关于化解恶念的法子,天帝摇了摇头,道:“念由心生,既已起了恶念,再想度化,可不容易。”

暮影忽地又抬起头来看向叶倾雨,“对不起,我又弄丢了小雪。”

小雪既已入了千画阵,别说暮影,便是叶倾雨,也不可能留得住她。

又何来“对不起”之说?

为今之计,也只有赶紧寻到《美人雪舞图》,再去月山接小雪。

而在去月山之前,必须要找到化解恶念的法子。

天帝说不容易,但并不是没有法子,不是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