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精神病面前,怪物算个球 > 第438章 纪元定界

第438章 纪元定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公丕庆终于还是在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的情况下把冥王从那个温暖的治疗舱里给弄了出来……

几小时后,他们再一次共同出现在了同一个会议上,当公丕庆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冥王推门而入的时候,整个会议室内都传来了一阵惊呼声。

“很抱歉在没有跟各位打招呼的情况下就把冥王给弄出来了,不过我想这场会议如此重要,冥王也一定有很多想要对我们说的,所以……”公丕庆像是提前规划好了台词似的进门说道。

但当他看到这次会议的“阵容”时,他的声音却逐渐变得没有了底气,在这之前,他只是知道mill研究所在最近接二连三的浩劫中损失了很多人,但并没想到这些老一辈的高层领导居然全在,除了他的老师、也就是世界树组的最高负责人已经在那次任务中阵亡了之外,其他三个组的最高负责人全部出席了这次会议,同样地,还有指挥部里的那些高级指挥官们。

不过公丕庆也很快就发现了跟之前不同的地方,在以前mill研究所的高层会议里,除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会议之外,那些上了年纪的高层领导是一般不会轻易出席的,会议的总体年龄趋势呈年轻化;但现在,当公丕庆推着冥王走进会议室后,他才发现他们俩就是这场会议上最年轻的两位,也是仅有的两个“年轻人”了。

“看来世界树还是一如既往的调皮啊,不过如果你们的身体都无大碍了,能参加就尽量参加吧,毕竟从现在开始,我们所举办的每一场会议都是对我们的未来进行规划和定界,你也看到了,现在我们的会议上已经没有多少年轻人了,你们就是mill研究所的未来啊!”盖亚组的总负责人说完,看了看公丕庆又看了看冥王,“身体都好点了吗?”

“好多了,谢谢领导关心。”公丕庆和冥王异口同声道。

会议桌上的那些老人们齐刷刷带着一种欣慰的表情点了点头。

“好的,那我们的会议就正式开始,我来充当这次会议的主持人,但在会议正式开始之前,我需要先强调一点,那就是这两位从魔界归来的英雄才是这场会议的主角,我们只是一群帮着出谋划策的帮手,各位,记住了么?”冥王组的总负责人说这话之前起身,目光严肃得让人望而生畏。

其实在公丕庆看来,跟之前比起来,他现在这个严肃的样子其实是不如之前那个总爱笑的老头具有统御力的,以前那个老人不论是面对好事还是坏事都是笑着,那样的他总是能够给人一种运筹帷幄的感觉,但现在,笑容在他的脸上已经变成了一种颇为“稀有”的表情,不禁容易让人有一种这个老人已经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再去笑了一样。

“收到,老哥您坐下说,这里全部都是老熟人了,没必要整那么严肃。”一个同样有着一头白发的高级指挥官对他说道。

他这才点点头,随后慢慢坐了下去,目光落在了公丕庆和冥王身上。

“那么我们会议开始,两位英雄从魔界归来,一定会有很多想要跟我们汇报的情况,现在我们把时间留给你们两位,你们不用有太多的压力,就当是给我们这群人讲故事,说说你们在魔界里的见闻即可。”老人说道。

公丕庆和冥王对视一眼,随后由公丕庆率先开口。

“感谢各位指挥官对我们的信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俩所能提供出的有效情报会相当有限,因为根据我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来看,魔界针对我们这次的大行动,给我们准备了两个致命的陷阱,而我和冥王,刚好就是走进这两个陷阱里的人。”

“没错他说的对,极寒之国跟暗鸦之国就是魔界给我们设下的陷阱,这一点从我们刚一进入暗鸦之国的时候就确认了,虽然我知道那时候第一时间撤兵返回地球才是最稳妥的选择,但那样的决定未免太过轻浮,因此我们才决定了继续深入。”冥王说道。

公丕庆无奈一笑,“我的想法跟冥王差不多,只不过我的洞察力没有冥王那么敏锐罢了,我们是过了很长时间之后才确定的极寒之国也是一个陷阱,但那时候我们都快要接近陷阱的核心区域了,那时候立即撤回地球也无疑是最保险的做法,但我们谁都不想这么轻易地就前功尽弃,因此还是继续走了下去。”

“两位所说的情况我们也都了解,根据我们安插在地球各地的分部汇报,你们刚进入魔界后没多久,两位所负责区域的最高领主就带兵对我们的地区展开了入侵,而祸害我们这边的,则是极寒之国的领主。”一个高级指挥官说道。

“我先说说极寒之国那边的情况吧,首先我和我的小队在极寒之国里几乎没有碰到过任何平民,除了丧尸怪物就是那些被关押在极寒之狱里的穷凶极恶之徒,甚至还有存在于魔界神话中的巨兽,最后是一直走到了极寒之国的王宫里,跟那里的第一批守卫军交战之后,我们发现那些守卫军不太对劲,一问才知道他们都是被骗到王宫里充当冒牌守卫军的无辜百姓。”公丕庆说道。

“那么你们组有在王宫里遇到领主吗?”幽灵组的总负责人问道。

公丕庆再次苦笑一声,“有,不过估计也是个冒牌的,虽然冒牌,但却是个实力丝毫不亚于领主的怪物,我们在之前路过极寒之狱的时候偶然间从里面找到了那家伙的资料,那家伙其实是极寒之狱里仅有的两个s级罪犯之一,另外一个则是我刚刚提到过的、在传说中将魔界大陆一分为四的天龙巨兽;我们遇到的冒牌国王自称是真正的国王,还试图挑拨我跟总部的关系,说丧尸病毒是由我们研发出来的,说邪神之心其实一直都在我们自己的手里。”

“这群该死的东西!”一个看起来脾气很暴躁的指挥官当即爆了粗口。

“那么世界树可否跟我们说说你对那个冒牌领主的理解呢?”盖亚组的总负责人问道。

“我的理解就是,他就是极寒之国这个巨大陷阱中的最后一关,他在档案上的名字是元素法师,相传亡灵之国之前只是一个普通的国度,就是这家伙的爆发几乎将亡灵之国全部毁灭,最后有人用魔法重塑了在那场浩劫中死去的亡魂,才有了现在的亡灵之国,我们在王宫里遇到了许多种不同元素组成的魔法幻境,几次都是差点在幻境中团灭,因此单凭这一点上我就觉得,那家伙不会是真正的领主,他也只是领主手下的一个棋子罢了。”公丕庆说道。

“可是根据我们的理解,就是你口中所说的这位元素法师,把你们四位超级战士伤成了这样。”一个指挥官说道。

“没错,但这也是敌人的阴谋;年轻时候的元素法师大概也拥有这种实力,但从我跟他最开始时候的交手来看,那个家伙的确是老了,他的魔法并没有传说中那么恐怖,我原本是有机会杀他的,但那时候的我总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试图从他口中问出一些有关于邪神之心的下落来,最终导致延误了战局,那家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来了一个注射针剂,这才有了后面的血战。”

“注射针剂?!”几个高级指挥官同时惊呼。

公丕庆点点头,“没错,注射针剂,元素法师说那是一种比我当初所使用的针剂更加完美的病毒针剂,事实也的确是证明他的比我的要厉害很多,几乎能够在全突变领域对我进行碾压,如果不是三个兄弟来帮忙的话,我不可能打得过那家伙。”

“大哥之前也把这事大体地跟我们说了一下,的确是多亏了张月梅小姐的能力,只是可惜……英雄没能回来。”

公丕庆下意识地低下了头,随即又慢慢抬了起来,“事情原本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但各位难道就没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么?”

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目光之中透露出一丝难以抑制的杀意,他的声音冷的像是在极寒冰窖中冰封了千年的利刃,随时准备将最致命凌厉的一面留给敌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