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庶子相公软萌妻 > 第414章 骂娘亲,不可饶恕

第414章 骂娘亲,不可饶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们去吧,吃好喝好,我就不去了。”秦书画扶着晏书,转身给夜星说道,警告的看了夜星一眼,这个爹爹给她的副将,是真的很欠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跟晏书别上了。

可她就是心疼自己的相公,就算是装的,她也舍不得让他难过。

夜星摸摸鼻子,告罪一声就跑了,跑了……

秦书画抽抽嘴角,她就知道,真是……

“好啦,人都走了。”就别装了,装的一点都不像,哪里的人只要不舒服就是咳嗽了,谁给他说的,都没有学到精髓。

秦书画无奈啊。

“娘子,我们去逛街好不!”前面几个城,就算是攻下来了,可没有小媳妇儿在,一点都没啥意思。

等休整两天后,他们就该一举攻破漠北王城了,战争后,百废待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再娶小媳妇一次,小媳妇儿再有一年就满十八岁了,他们就可以有自己的孩子了。

想到孩子,晏书眼神热切的看向身边俏生生的小媳妇儿,也不知道生的孩子会像谁,是像他的男孩子,还是像小媳妇儿的女孩子?

“你再想什么?”我说了两遍都没有吱声。

“我在想,我们很快就可以有自己的孩子了呢。”晏书眼神温柔,红着耳朵,看了一眼小媳妇儿的小肚子。

秦书画浑身一紧,用小手捂住自己平坦的腹部,黑着脸,想什么呢,莫名其妙,只有她自己不知道,小脸通红,娇嗔的一眼,差点没让晏书把人扛进屋。

“还去不去逛街了?”

“去,但是,这个事情,我们也可以提前商量了。”晏书一本正经的说道,拉着小媳妇儿就进了屋,赶紧换衣服,这样出去,他都不能拉着小媳妇儿的手了。

可——

两人这一进去,就没有出来,直到半夜才吃了点东西。

半年后,秦北辰一行人打进了漠北王宫,而唐毅一行人同样站在了西陵的皇宫大殿中。

白雪皑皑,如一张柔软的羊毛毡,铺在漠北各地,房屋树木笼罩在雪白之中,整的世界银装素裹。

挂在屋檐上的冰溜子因为微暖的阳光而滴答滴答落下了如水晶般透亮的水滴,这清脆的水滴声,好似有着魔力般,渗透在漠北王室人的心底,冷的他们打冷战。

呼啸而过的寒风吹的众人僵硬无比。

“将军,我们投降,割地赔偿,只要能留下我们。”

漠北大臣,看都不敢看坐在首位上的秦北辰。

因为秦北辰一行人一攻破王城,就被晏书甩出去的长剑,把漠北的王钉在了王位上。

王宫血流成河,秦书画跟秦西衍站在秦北辰身后,一众将士包围了王宫,其余人等去控制安抚百姓,他们就没想着要留下漠北王室的人。

看着秦北辰在上首不说话,众大臣战战兢兢,留下的都是胆小如鼠,如墙头草般左摇右晃的,而有骨气的,自尽而亡了。

漠北王子,除了北堂染,其他都死的死,残的残,公主直接被秦北辰下令充为军妓,他可不敢把人放走或者去入教司坊。

而妃子跑的跑,死的死。

周婉仪就是在跑的行列中,被秦书画派人抓了回来,而唐敏因为秦西衍提前送信,说了她儿子在他们手中,敢跑绝对会让北堂染死无葬身之地。

“二弟,送信给父王,让父王上折子。”赶紧让皇伯伯派人来治理漠北,他要回家娶媳妇去了。

“早送过去了。”他也想回家,他们离家一年半,快两年时间了,他想母妃了,可母妃跟父王只给妹妹写信,根本就忘了他们还有两个儿子呢。

“你们不能处置我,我要见秦王。”

唐敏见到三兄妹时的第一句话不是问站在屋子中的儿子如何,也没有为儿子打算,而是高傲的抬着下巴,说她不是他们能处置的。

“为什么呢?你有什么特别的吗?”秦书画笑眯眯得问,用手挡住两个哥哥,免得两人忍不住直接收拾了唐敏。

“你是谁?不过一个将士,你没资格跟我说话。”说完,看向秦北辰两人。

秦书画一愣,接着笑了,这两年,比起以往,容颜更甚,加粗了眉毛,多了一丝英气,跟秦王愈发想像了。

“我都没有资格,那谁有资格?我大哥?还是二哥?”

“你是?”唐敏这才正眼看向秦书画,“你是谁?”

“敏妃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呢,我可不就是秦王之女嘛?”

“噗呲!”

“噗!”

“大哥二哥,我说错了吗?”

“没有没有。”妹妹怎么会错呢。

他们只是被唐敏那精彩的面部表情逗笑了而已,他们可是从母妃那里得知,这个女人,最讨厌的就是敏妃两个字,这个称呼就提醒着她,她是如何嫁给漠北的王的。

没想到,妹妹每每都戳人家的痛脚。

“你是秦书画?呵,你还真没有资格,要不是白心莹横插一脚,现在的秦王妃就是我。”

“啧啧啧,你这是做梦没醒吧,自欺欺人可不好,我父王怎么会放着我母妃那样温柔贤淑的佳人不娶,娶你这么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呢,估计心都是黑的吧。”

“你胡说,你们你娘还真是亲母女,真是不要、啊”

“啪”

“你敢打我?”唐敏捂着脸,怒目而视秦书画。

“打都打了,还问敢不敢,你说你是不是脑子不正常?”秦书画嗤笑一声,用晏书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手指,遂扔在了唐敏的脸上,满脸冷意。

敢骂娘亲,不可饶恕。

北堂染从他母妃进门,就低垂着头,他怕看到母妃的眼泪,可——

这会的他不敢相信他所看到的,所听到的,原来,他那次听到的是真的,他清楚记得,那天午后,他去找母妃,而她睁开眼的第一句话却是‘景修’,他以为他听错了,他还问母妃,可被母妃骂了一顿,那眼中的厌恶,他以为他看错了。

“你怎么敢,王爷都没有打过我。”

“啪”

“这一个巴掌,让你记住,我父王不是你能惦记的,再让我听到,绝对不是巴掌这么简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