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剑道不孤,我心如剑 > 第152章 心在剑中

第152章 心在剑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绝世宝剑劈来的时候,陈穆有过一瞬间的犹豫。躲还是不躲。毕竟这庞大剑意犹如实质,那一瞬间的袭来,也仿佛真的要被斩中了一样。不过这种犹豫只是一瞬间,很快就被抛之脑后了。

陈穆剑心沉稳不动。庞大剑意劈下,陈穆的剑心也迎了上去。一时间,竟像是交锋一般。互不相让。庞大剑意纵横开阔,剑心在它面前显然非常弱小。但好在剑心意志坚定,并不退缩。庞大剑意骤然砸在剑心上面,也不能将它砸灭。反而被它冲进了剑意之中。

这是陈穆第一次完整地进入一道剑意之中。这种感觉很奇妙。整个身心进入剑中,上上下下皆是剑意。仿佛置身在一片剑道海洋中。

陈穆在剑意中纵横穿梭。他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感受一柄剑。剑尖,剑刃,剑锋,剑身。都在他的心中无数倍的放大。

一瞬间,陈穆突然升起一股明悟。什么是剑?这就是剑。它有锋芒,有利刃,有形状。这些全部加起来就是剑。

无数明悟在心中一道一道滑过。陈穆身在剑中,也仿佛第一次看到了剑的真身。

不知过了多久,陈穆突然从感悟中醒了过来。醒过来之后,陈穆的眼神再次变得清明。此时再去看那块拥有剑尖压痕的石头,虽然觉得那剑痕依然不凡。但是却没有一开始给他的触动了。

不过,虽然没有一开始给他的触动。但是那种身在剑中的感觉却依然清晰。

陈雄泰和陈天承一直守在外面。见陈穆出来俱都眼睛一亮:“怎么样?”

陈穆微笑:“多谢祖父和大伯费心。陈穆有些感悟。”

陈雄泰闻言欣慰地笑道:“你有感悟就好。也不枉费这一番功夫。这块石头你带着。希望你能日日精进。”

陈穆摇头:“这剑痕只第一次感悟时作用大,再往后就小了。祖父还是收起来吧。若家族中其他人需要,也是一场机缘。”

陈雄泰想了想,点头道:“也好。”

陈雄泰走进密室,郑重地将剑尖压痕收了起来。所谓家族底蕴。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

晚上,陈穆在房间中继续感悟道法。一闭眼,今日面对剑尖压痕的感悟就清晰地出现在脑海中。

陈穆自从领悟剑心之后,感受的一直都是剑在心中。今日面对剑尖压痕。倒第一次感受心在剑中。这种感觉很奇特。陈穆甚至隐隐有种感觉。或许这才是剑心真正的第二个境界。

剑在心中,

心在剑中,

顺序的不同,感受起来的差别是如此巨大。

陈穆沉浸在剑道的感悟里。心里异常的满足。反正无论是哪一种,都是他的追求就是了。

将剑在心中,心中剑中仔细地感悟一遍。陈穆收拾心情,又感悟起另一种。

这一种却是足够的庞大,庞大到整个世界都装不下。正是陈穆从天青碑中得到的。

闭上眼睛,当日世界形成的经历也是历历在目。犹记得世界形成之前,乃是一片虚无。然后虚无之中诞生一粒微尘,微尘爆炸,衍生世界。最后世界历经磨砺之后,又归于虚无。

自从从天青碑出来之后,陈穆一直在回悟这个过程。当日与封川一战之后,陈穆悟得规则本源。只是当时他悟得的规则本源是从‘一’而起。就如同一生万物一样。所有规则也该是由‘一’而来。但天青碑的经历似乎又告诉他。所有一切似乎又是从‘无’而来。

虚无本无意义。但同时又是最大的意义。因为它是一切的开始。

闭着眼睛,陈穆心中玄玄冥冥。无数灵光在他心中闪现。仿佛感悟了很多道法。但若仔细深究。却又仿佛什么都没有。却也正好合了‘无’的状态。

陈穆这种状态持续了很久。直到后半夜。才长出一口气收了起来。

不过收起来之后,陈穆倒也并未立刻休息。

而是手腕一翻,招了一缕微风来。

风,是他感悟的第一个规则道法。也是他最熟悉的。自从达到四层风意之后。陈穆对风的掌控更加深入。现在几乎达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

不过这还不够,陈穆知道道无止境。现在也绝不是它的终点。

所以对风的感悟也没有落下。只是达到了一个高度,再想提升也不那么容易。

陈穆感悟风意没有闭上眼睛凭空感悟,而是抽了剑。一边慢慢划动剑柄一边感悟风在剑上的状态。

陈穆有意对风的状态进行控制,所以也并未施展太大的威力。剑刃覆上薄薄一层。着意压缩。在剑刃没有碰上物体之前没有任何威力,而一旦碰上物体。那物体就会应声而断。

陈穆将剑竖着往地下插,在接触到地面之前,剑尖和风意只扬起微不可见的几粒微尘。而在剑尖接触到地面之后。便仿佛切豆腐一样毫无阻碍地插了进去。再将剑拔出,地上除了一道细细的剑口竟没有其它的痕迹。

陈穆对自己的尝试结果很满意,一扬手,风意扩散。原本凝如细丝的风意顿时扩展成大范围的微风。吹的屋里的物品猎猎作响。只可惜房间太小了。没法尽情施展。

陈穆将剑收起来。准备明天去后山再好好感悟风之剑意。另外,逆道也该在更大的施展。

陈穆一连在家呆了两个月,期间除了感悟修炼,就是陪伴家人。大伯和祖父已经对家族子弟的培养有了新的章程。陈穆也出了不少意见。家族中知道陈穆现在能越级挑战凝气境。有不少人来找他比试。陈穆也不藏私。偶尔也会指点一番。大哥大嫂感激他的相救之情。也不时的会做些好吃的犒劳他。

两个月后,陈穆便要去长山宗了。还要从长山宗去真武剑府。路途很远。不能耽搁。

“在外面注意安全。有空就回来。”

李素娥还是像陈穆第一次出门那样叮嘱着。

“放心吧娘,我会常回来的。”

倒是陈天宏忍不住劝说李素娥:“穆儿出去修炼。这是大事。你不要给他拖后腿。”说着也嘱咐陈穆:“你只管好好修炼,不要担心家里。不过进了真武剑府,更是谨慎行事。莫要招惹事端。”

陈穆一一答应下来。其实进真武剑府的事,只有陈家的几个人知道。因为真武剑府实在太庞大。所以祖父和大伯考虑之后决定隐瞒消息。对外还是说陈穆在长山宗。

一应准备停当,陈穆还是牵了长山宗的快马。家族众人在门口相送。陈穆拜别家人,一打马,行入风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